主页 > 抄报热点 >

仅资质审核这一块,就会淘汰一大批平台

时间:2018-05-11 09:34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上海茂泰律师事务所律师诸东华昨天向南都记者表示,单看条款约定问题不大,将信息限于“必要”信息和“为了完成拟提供的服务”,但最重要的是看金融机构在对投资者信息保护中是否做到言行一致。比如说,所谓“向您提供的服务而合作的机构”究竟是如何定义的。
 
  “征求意见稿中要求互联网机构不得提供黄金账户服务,其本质有两层含义:一是与P2P要求一致,互联网平台不得触碰资金,规避资金挪用风险;二是平台不得扮演做市商角色,操控金价”,黄金钱包联合创始人叶梦圆昨天向南都记者表示。
 
  随着监管明确要求不得提供黄金清算、结算、交割等服务,叶梦圆进一步表示,这要求平台回归到代销的角色,并应用银行提供的一系列服务,未来不再涉及清算、结算的环节。不止E黄金明确表示无信披,在买金呗服务协议中同样以“保证存管业务的管理效率”为由,规定“无需向您告知使用您个人账户下所拥有现货黄金的具体方式”。
 
  换言之,一旦同意上述服务协议,那么,投资者对平台是否真正买入黄金以及所购黄金真正的投资用途,根本无从得知。据网贷之家统计文章显示,市面主流互联网黄金理财平台约有20家。其产品类型根据期限/收益划分,主要有三类产品:一是多数与黄金交易所实时金价挂钩的活期产品;二是偏固收理财的收益锁定产品;三是金价与固收结合的波动收益产品。
 
  其中,部分互联网平台不满足于持牌机构发行的高度同质化的黄金理财产品,开始尝试“发行”黄金理财产品。薛洪言指出,一些平台打起了实物黄金的主意,或抵押、或租赁、或实物交割,并以此设计不同的收益规则。更有甚者,结合网贷、互联网金融等包装成为“新型理财产品”。
 
  以金融创新之名,部分互联网黄金平台游走在监管的边缘,投资者一不小心就容易踩坑。 由深圳市盛世黄金股份有限公司运营的“买金呗”服务协议显示,“在黄金存管期间,您同意本网站在不影响您接受本网站所提供的提取现货黄金等服务的情况下,授权本网站就所存管的现货黄金进行合理的管理,包括但不限于开展向第三方出借黄金、对外投资等业务及其他合法方式的使用。”
 
  对此,征求意见稿第十三条提出,金融机构和互联网机构应做好投资者信息保护工作。而南都记者在E黄金的服务协议中看到,“本网站对您提供的、自行收集到的、经认证的个人信息将按照本协议及有关规则予以保护、使用或者披露。本网站将依据行业标准惯例保护您的个人资料,但鉴于技术限制,本网站不能确保您的全部私人通讯及其他个人资料不被相关方以其他方式获取”。
 
  另外,E黄金服务协议还显示“您使用本网站服务进行交易时,您即授权本公司将您的包括但不限于真实姓名、联系方式等必要的个人信息和交易信息披露给与您交易的另一方或本网站的合作机构(仅限于本网站为完成拟向您提供的服务而合作的机构)”。值得注意的是,买金呗的服务协议中也同样出现了上述两项条款。
 
  值得注意的是,监管还对互联网机构从事黄金业务进行了较为严格的限制,互联网机构代销黄金准入门槛抬高到注册资本3000万元,并不得进行二级代销。
 
  南都记者昨天梳理的22家主要互联网黄金平台中(广东兆丰恒业黄金有限公司旗下有E黄金、黄金钱庄两家平台),买金呗、高搜易黄金、黄金e家等9家平台注册资本达到3000万元门槛,黄金钱包、E黄金、网信等13家平台注册资本不足3000万元。
 
  对此,广东金矿投资集团联席总裁陈志豪昨天向南都记者表示,从征求意见稿的力度来看,将引起一轮互联网黄金机构的洗牌,现在大多数互联网黄金理财平台都将面临整改,仅资质审核这一块,就会淘汰很大一批平台。
 
  陈志豪表示,以前的互联网黄金理财平台大多采用二级、多级代理的方式去推广产品,但监管明确要求不得将代理产品转给其他机构进行二级代理或多级代理,这也会影响很多平台未来的推广模式。
 
  黄金钱包相关负责人昨天向南都记者表示,目前所有股东的实缴资本已超过两亿元,拟将资本公积部分转移到注册资本金中,正准备进行增资申请。
 
  对于征求意见稿中提出的信息保护要求,南都记者昨天致电E黄金平台客服以及广东兆丰恒业黄金有限公司,对方一直无人接听。
 
  行业洗牌:“仅资质审核这一块,就会淘汰一大批平台”薛洪言表示,按照资管新规对资管业务的定义,即“持牌机构对受托的投资者财产进行投资和管理的金融服务”,由此可以判断平台属于发行理财产品,明显突破了监管的限制。
 
  “坑”不止上述这一个。据广东兆丰恒业黄金有限公司全资打造的黄金供应链金融的互联网黄金平台“E黄金”介绍,E黄金主要提供活期金、定期金、涨跌金等多种产品。南都记者昨天查阅该网站提供的产品发现,其投资期限有一个月到一年不等,预期年化收益在4.2%-12%之间。
 
  但南都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根据E黄金服务协议显示,“为保证存管业务的管理效率,本网站无需向您告知使用您个人账户下所拥有现货黄金的具体方式”。
 
  “这对商业银行是一个利好”,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孙长华认为,此次央行新规中提及的金融机构特指受“一行两会”监管的持牌经营机构,这就排除掉了众多野蛮生长的互金公司,而“委托互联网机构代理销售其开发黄金产品的金融机构,应具备上海黄金交易所银行间黄金询价市场做市商资格(含尝试做市商)”则进一步将资格限制在了若干家银行身上。
 
  孙长华预计,除黄金外,白银也占据了贵金属交易的很大份额。在整顿了黄金之后,白银等贵金属势必也将纳入到整顿范围内,以防监管套利。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