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抄报设计 >

人工智能在未来生活中可能扮演什么角色的分析

时间:2018-05-13 15:51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按照道德的要求成为一个“心中无不可与人言者”的楷模是人的极致追求,在现实中能够做到哪一步,个体间差异极大。
 
  当然,也有学者认为极难借助脑造影术解读心理情绪状况,并且就目前在工厂进行实验所取得的成就,也可能具有相对性。对此,我们还是抱着审慎的乐观态度拭目以待吧。
 
  “如果你买了比特币,你只是在赌博,赌有没有人愿意花更多钱从你的手里买走这些比特币,这是一种赌博,不是投资。”股神巴菲特强调说。
 
  然而,随着加密数字货币赚钱效应突现,愿意参与赌博的机构投资者却日益增多。在我看来,这个技术是靠谱的,至少从原理上来讲,有很强的可行性。至于这一系统的准确性具体能达到多少,还很难说。我只能说,这个系统从技术操作角度来说,是没有多大障碍的。接下来就是要看更多的实践结果。这就像一种新的药物研发过程一样,药物研发出来之后,还需要几年的临床试验。
 
  这一人脑监控技术的研发已经基本完成了,但是,还需要通过“临床”来收集更多的数据,因为人工智能是靠两条腿驱动的--一条腿是算法,另一条腿是数据。再好的算法,如果没有大量的数据作支撑和配合,这样的算法都是瘸腿的。
 
  但是,设想一个人的大脑出于善意的目的而被监控,这里边其实隐藏着很大的伦理风险。人性是不可试探的,就如神圣是不可试探的一样。据报道,国内有工厂引进员工脑电波扫描系统,敷设在工人帽子上的传感器追踪脑电波。在工人整个值班期间,传感器会持续收集脑活动数据,通过对这些数据的分析,能获悉工人的烦躁、抑郁和消极心态。此时把工人送去休息,或许有利于生产效率和企业的人文建设。
 
  据该报道,国内某电力公司从2014年起开始对员工使用情绪监控技术,此后盈利增长了约20亿人民币。
 
  另外,据美国媒体报道,上海一家医院采用了脑造影术,是很先进的前沿技术。该系统对病人的脑部活动进行扫描,借助智能监测摄像头分析他的脸部,同时在病床下面安装一种确定机体运动和姿势的传感器。美国科技投行GP Bullhound发布最新报告预测,随着比特币市场参与者结构发生变化,以及监管压力骤增,加密货币未来一年将经历一次“重大回调”,跌幅甚至高达90%,导致“大众市场被消灭”。
 
  “到时整个数字加密货币市场将变成机构投资者主导,所谓的割韭菜好日子可能也接近终点。”Spencer Bogart直言。
 
  机构投资者入场深套设想一个人的大脑出于善意的目的而被监控,这里边其实隐藏着很大的伦理风险。人性是不可试探的,就如神圣是不可试探的一样。
 
  此外,正如所有的规则都不可能百分之百平等。具体到这个系统上,系统的确会存在一定的失误率,不可能百分之百准确,但是只要将失误率控制在一个可控范围之内,就是可以接受的。
 
  与此不同的是,我今天所谈的问题是对人脑的监控与诊断。当然不是判断你是否脑血管有破损可能,大脑是否萎缩,而是实时监控你的大脑活动、情绪状况以及所思所想。
 
  也就是说人的头脑,被机器所掌控,并据此调整你的现状与行为模式。听起来有些讽刺,但未必不是现实。
 
  这可以说明,用人工智能监测大脑,在技术上已经成为可能。那么,我们是否可以依赖脑电波扫描系统?如果系统犯错,或者数据解读错误,责任将由谁承担?
 
  如果一个人明确地知道自己的思想被他人掌控,势必带来一个硬币的两个面——他可能被迫变得更主动和积极于工作,提高效率;也可能伴随着消极思想的状态,以便自我隐匿和保护。至于下班后能不能切换回来是很成问题的,长此以往下去,人将变得拒绝思考、停止进步。
 
  “最初是华尔街对冲基金出身的交易员纷纷设立基金产品炒作比特币,如今不少创投基金也加入其中。”赵刚直言。近期他听说去年底一家创投基金甚至动用1/3资产,按850美元附近成本价买入以太币。至今他都想不明白,在数字货币投入如此多的资金,这家基金有没有通过多数LP的许可。
 
  近期,市场传闻高盛正计划开展加密货币交易,成为美国首家使用自有资金参与加密货币或加密货币衍生品交易的主要投行。不过,高盛这项业务能否落地,还需要获得美联储与美国相关部门的监管许可。
 
  在BitBull Capital基金经理Joe DiPasquale看来,当前参与加密数字货币投资的机构投资者,主要分成两大派别:一是纯粹追逐短期高回报,以满足出资人对高收益的诉求,尤其是美国金融监管部门要求ICO募资必须针对合规投资者(即个人可投资资产超过50万美元且拥有较高风险承受力),不少美国基金管理人先向散户募资,再以基金身份参与加密数字货币投资,从而规避监管限制;二是价值挖掘型,这类机构投资者先买入一定额度加密数字货币“储备”,择机参与一些具备底层技术优势与实际应用场景的区块链创新项目融资(需用加密数字货币付款),通过项目孵化成长获得加密数字货币估值上涨收益。
 
  目前,不同投资策略带来的收益风险截然不同。相比后者尚在“价值挖掘孵化”阶段,追逐短期高回报的机构投资者却遭遇业绩惨淡窘境,比如今年以来以太币价格回落逾100美元,上述动用1/3资金投资以太币的创投基金浮亏一度超过15%,不得不四处抢购ICO项目(有一定实际应用场景与技术含金量)募资份额,指望这些项目孵化成长实现业绩翻身。
 
  “显然,这家创投基金被割了韭菜,但遭遇类似困局的机构投资者并不少。”赵刚直言。今年以来,加密数字市场呈现“机构投资者入场越多,韭菜割起来越快”的局面。
 
  4月18日,两个神秘“大户”几乎在同一时间分别抛售6500个比特币(价值逾5000万美元)与6600个比特币(价值逾5200万美元),导致当天比特币在短短20分钟内大跌逾200美元,一度失守8000美元整数关口。
 
  “毕竟,这些大户相信机构投资者入场能带来更大额度的接盘资金,因此他们抛售套现力度相应水涨船高。”他直言。这些“大户”心里也清楚,尽管区块链拥护者频频“创造”各类经济理论为加密数字货币广阔发展前景“背书”,但当前加密数字货币缺乏应用场景却是不争的事实,因此比特币等加密货币更多扮演“光环之下的财富转移工具”——只要能吸引更多资金炒作接盘,他们就有大把机会高位套现收割“韭菜”。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